泛息补给

相遇是种奇迹

艳火(3)


03.

王源已经不好奇方沁的笔记了,不是不想 是不敢。直觉告诉他那神秘的本子里绝不是什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内容,很有可能画风清奇令他无力接受。
可就算他立马收起好奇心也为时已晚,很显然对方已将他列入某种奇怪的同盟。

自那句诡异的“我很看好你们”后 王源便觉得方沁每个眼神都充满内涵 看他就跟看什么八点档电视剧似的。

比如现在 四人下车后去奶茶店买喝,在王俊凯自顾说了句“老板我要冰柠檬茶”后,方沁转来问王源要点什么。王源今天没什么胃口 不想喝甜的 便也说“柠檬茶吧”。
方沁顿了顿 笑眼一下就拉起来 那表情简直就差添个字幕“yoooo”

“……怎么了 柠檬茶不好?”
“不不不 柠檬茶特别好”


王源坐在奶茶店里 王俊凯和徐尧去逛隔壁游戏店 留他和方沁大眼对小眼。
王源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我一青葱少年 美好初恋都没尝呢 就冒出个家伙整天想着把自己和男生凑一对儿。
况且和王俊凯还没熟到这地步,就算是玩笑 要是被他知道了也未必一笑而过,说不定到时反而觉得居心叵测的是自己。

王源咬碎个冰块 决定跟方沁谈谈。


“咳……”才刚清嗓子 对方就一个机灵对上他的眼,一副终于来了的表情。
方沁明知故问:“怎么 有心事啊?”
王源想何止心事 都快心病了。

“那个……我就问问……就问问没别的意思啊” ,王源犹犹豫豫的,生怕用错词。
“什么事你就说呗”
他咬着吸管 顿了顿说:“为什么是我和王俊凯啊……”

很明显 方沁的眼神都亮了一度,王源有种特别不详的预感,有点儿后悔。
果然,对方理直气壮的答了句:“因为配啊”。
这答案差些让王源一口老血,万分不解的问:“什么啊……他跟徐尧关系才最好 要配也是他俩啊 我跟他还没多熟呢”。

方沁“哦~~”了声 反问:“怎么 嫉妒啦?”
王源想这都哪跟哪儿啊 忽然有点认同王俊凯说的 “方沁这女人 无法沟通”。

见王源不吭声 方沁又解释:“这cp 讲究的是个萌字 跟熟不熟没关系”
“啊……”
“你是不知道 你俩站在一起有多和谐,那感觉 简直与生俱来 脑洞大开”。

王源觉得这话题没法继续了,完全不想追究那脑洞大开指的什么内容,总之他开始深深怀疑当初对方叫住自己就是个阴谋。


方沁正准备再给王源洗洗脑 王俊凯和徐尧就回来了,两人手里都拎了袋游戏光盘。
王俊凯的柠檬茶空了,见王源的还有 就随手拿来喝。而王源对此的第一反应 竟然是回头看方沁有没有继续“yoooo”。
他犹豫的瞥了眼 可对方表情一切正常。所以敢情这cp论只有自己知道?!

王源眼看方沁望过来,像有读心术般,笑着朝他点点头。



王源觉得 他必须和王俊凯保持距离,才好抑制从方沁那飘来的诡异讯号。可仔细想想他们本就没多要好,除了回家会独处十几分钟外 在学校根本说不上话。

王俊凯总是一个人待着,徐尧也奇怪 除非午饭时间 否则从不离开座位,不过要是问他为什么的话 大概会回答“懒得动”。
所以王俊凯整天不说话 就不闷?王源单手撑在桌子上 支着脑袋 往窗口位子看去,此时王俊凯正趴着补觉,今早见他又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晚上干嘛去了啊……”王源这么想着 就嘟囔出声了。发觉自言自语后惊得晃晃脑袋 以示清醒,谁知刚转回头就对上斜座的方沁。

“怎么 很在意?”
王源连忙摇头 差点就吼出来:不在意 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这生活里除了方沁偶尔有意无意的各种暗示 弄的王源无言以对,其余时候还是过得挺平淡的。

方沁依旧每天孜孜不倦的在神秘小本上涂涂写写,徐尧只有在体训队时才拿出力气 平时全当养精蓄锐 能不说话就不说 能不动作就不动,倒是方沁只要走出教室 他就极其自然的跟过去。
至于王俊凯 还是永远都不够睡的样子。


王源已经习惯每天买早饭的时候也帮他带一份,还经常变着花样买 有时要提早很久出门。
对此王俊凯都是知道的,说了好几次要请王源吃饭,但王源觉得这都是举手之劳 没什么。时间久了王俊凯觉得挺不好意思 干脆每个月初硬塞给他两三百块当饭钱。
本来这餐费只管一顿,但常常余下来王俊凯也不肯收,王源只好跑去学校小卖部给他带些零食。


王俊凯看着王源抱着面包饮料 嘴里还含着颗棒棒糖,头顶呆毛一抖一抖的向自己跑来 活脱脱就是一外出觅食归来的小动物。

“新出了个芒果味 试试?”
下课时候王俊凯的同桌通常会去和朋友闲聊 王源便在那空位坐下,此时正拿起个软饮朝他晃晃。


一直以来除了徐尧没什么走得近的朋友,王俊凯看王源睁大眼睛望来的模样 忽然觉得挺奇妙 心情大好。
他下意识的伸手去碰了碰对方的头毛,王源没反应过来还在自顾拆食物包装 很是投入。
王俊凯拿手指绕着那呆毛玩了会 大概是不小心缠到了 惹得王源嗷的叫了声。

“啊……我不是故意的” 
抱歉的正要收回手 结果王源不在意的笑起来 说:“没事没事 刚那节课还有点困 被你一弄我现在特别清醒”。
对方眨了眨圆溜的大眼睛 又笑的眯成弯,王俊凯看着看着忘记手里动作 接着重新覆上手掌 揉了揉他头顶。

王源呆了下 也没说什么 只嘿嘿又笑两下。
王俊凯则接过已放好吸管的饮料想 这脑袋 手感还真不错。



日子一天天过去 好像也没多久就升了二年级,等王源回过神来 都已经下学期了。虽说初中没有分班 但学习还是挺紧张的,毕竟重点学校 竞争气氛很浓,每次排名考试都像打仗。

王源最近好像对念书有点力不从心,不是努力了不行 而是兴趣缺缺,成绩还维持那水平 但同学都更用功 于是排名多少下落。
他去问方沁 常年保持年级前三的秘诀是什么,方沁惊讶的摇摇头答:“我怎么知道”。

王源白白眼 觉得这答案太伤自尊了,又想找人问问 好调整自己状态。可一想 徐尧那名次得从倒数算起,而王俊凯和自己差不多 不上不下的卡在那儿。

不过说来奇怪 和方沁一样 他几乎没见过王俊凯念书,不是趴着睡觉就是看窗外,作业也都是拷贝方沁的 能和自己排名差不多 简直就是奇迹。

“王俊凯 下周英语考试 你复习么?我怎么从没见你翻书啊”回家路上王源忍不住问他。谁知过了足足一分钟 对方才不咸不淡的回了句:“考什么来着?”

王源觉得这几个人都没救了,看来还得靠自己。


临近期末 各科老师都宣布会在放学后加补习课 来不来自愿,主要答题解难。王源有点担心期末考 决定参加,而那三个家伙完全一副“见鬼啦怎么还有人会主动加课”的反应。
王源叹了口气回:“就让我安静的做个凡人”。


补课从周一开始,在食堂解决晚饭后 王源便拎着书包去隔壁楼的大教室,为节省资源 几个班并在一起上。进了门 教室已坐的满当,正为难哪儿有空位 前面就有人朝他招手。

“王源 这里有位子”
王源看了眼 是林淼冉。


自初一时候带林淼冉去了趟医务室 两人就说上话了。
这姑娘是个典型的乖乖女 琴棋书画当爱好 作为班长成绩也理所当然的不错,就是话不多 声音也轻轻柔柔的,不熟悉的人估计会觉得她故作清高。

王源应声走过去 算是坐定了 一边说着谢谢。林淼冉笑笑 眼睛细细长长的 王源觉得她挺好看。

“就你一个人?你朋友呢”林淼冉问他 应该指的是方沁他们。
“哦 他们都不参加 回去了”
林淼冉点点头 说:“我看人挺多的 下次我也帮你留个位吧”。
王源看看她 回道:“好啊 那麻烦你了”。


补习课不教新内容 全由学生提问,大部分时候都是三两个人跑去讲台 碰到比较值得强调的内容 老师就给全班讲一遍。于是有半堂课都处于自习状态,王源想 也好 这气氛做作业都会认真些。

林淼冉偶尔会和他搭话 不过都是讨论题目 至多抱怨几句“我理科真的不拿手”。王源便安慰说:“我也是 太难了”。


下课之后便收拾东西回家 看看手表 都九点半了。正出教室 遇到从洗手间出来的林淼冉 干脆一起走。

“之前医务室的事情谢谢啊 怪丢脸的 也不好意思提”
“没事 应该的”

夜已经深了 身后教学楼的灯一点点暗下去,有点黑。。王源走到个阶梯 差些滑一跤 忙转头嘱咐对方小心脚下。林淼冉看看他 轻声答了句“谢谢”。


出了校门还有长长的一条路要走。对方刚问“你去哪个车站?” 王源抬头就见到站在路边的熟悉人影。

眯着眼再看 居然是王俊凯。

忘了要回答 王源小跑着过去,到了人跟前问:“等人啊?”
王俊凯看看他 又朝对面的林淼冉望了眼,反问:“打扰你把妹了?”

王源瘪嘴 念叨:“别胡说 刚好顺路而已”
王俊凯哦了声 没再多问,见林淼冉还等在那没走 不自觉皱了皱眉头。

“对了你等谁啊?”
他收回目光 忽然揽过王源肩膀说:“等你呗”。




【待续】

评论 ( 26 )
热度 ( 345 )

© 泛息补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