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息补给

相遇是种奇迹

北物语

North-sleeping at last

写完时候 电台推来这首歌:)



(今天不谈恋爱)

=======================================


1.

得知父母离婚消息的那会,王俊凯正在异国的24小时便利店里准备下班,他换去制服挂进衣柜,再套上厚实大衣,接着左侧口袋的手机震动几回,便摘了手套去看。
屏幕显示仅两三句话,简短意赅。

把手机塞回口袋,走到冷藏柜装了几份刚过期一小时的便当,作明天休息日的伙食。免费,这是在便利店打工的唯一福利。


再看时钟 凌晨两点。


裹紧围巾走出便利店那刻,外面正刮起大风,拎着的塑料袋哗啦作响,他赶忙拿起打了个结揣进怀里。
几步外是等候着的搭班女生,叫南佳子。

王俊凯与她招手时忽然想起傍晚时的广播,说这几天将迎来一场暴风雨,安全起见,望居民减少外出。

他看了眼对街正被胡乱吹打的树,想该快些把女生送回家才是,可脑袋里又浮现方才的手机短讯,只没头没脑的问了句:“人为什么不和真爱在一起?”

“什么?”女生显然没明白,问道。

王俊凯解释说:“爱人,不是喜欢,是爱的人”。

女生似乎听懂了,笑笑讲:“因为几率太低,你爱的人刚好也爱着你。”

“所以呢?”
“所以人们会退而求其次”

王俊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接着结束这话题说:“走吧 再晚些会有暴风雨”。


两人都紧了紧外套一头扎进狂风中,而在对街那棵大树终于被吹断枝叶之前,只听王俊凯自言自语的念叨着:“但还是该努力”。

他的声音似有若无,没一秒钟便被扯进风里。





2.

从族谱来看王俊凯该是北方人,但他出生起便随父母生活在南方,那种到了12月依旧像夏末的南方。

所以他没见过北方的真正模样,大多道听途说,唯有一次儿时去老家探望爷爷,可惜是六七月份,根本没碰上“湖面都成了溜冰场”的光景。
挺遗憾的,想着下回冬季再去,可老人家甚至没熬过这年秋天,从此“老家”两字成了回忆中的摆设。


父母在南方做生意,算小有成就,两人忙起来便顾不得儿子太多。王俊凯也是乖顺性格,连个叛逆期都没光顾过,心里明白家人的劳苦多半是为了自己。

甚至高中毕业说想去异国求学,大人们也未阻拦,给了足够的支持和自由。


王俊凯偶尔会想,这般人生算不算幸运。至少不为钱财苦恼过,有了想法也总可得到支持,虽说凡事都有代价,为此牺牲的是十几年来本该多到腻味的相处。

但他从不说,哪怕到了现在,母亲在电话那头故作无事的聊些家常,忽然像泄了气的叹息 问:“以后你是要跟爸爸 还是妈妈?”

口气像是叨扰了儿子,满是抱歉。

王俊凯没多想,笑笑回她:“看你们谁更需要我”。

而这个在外向来坚韧强悍的女人直到最后也没丢兵卸甲,只听不出情绪的讲:“跟爸爸吧,家业靠你,否则他半辈子都成了无用功”。

王俊凯点头,说:“好,那等放假了,我就去看你”。





3.

再过半年王俊凯便要从大学毕业了,学的是父母建议的金融,他挺努力的,成绩不错,至于未来出路还没决定。

家人的意思是再多深造几年,学业也好 生活也罢,都需历练。王俊凯想这样也不错,趁着年轻有闲的确想多出去走走。


想去北方,脑子里总有这样个念头。


可真正的北方究竟是哪 他也说不清,老家在北方,现在生活着的国家就故土而言也是北方。
便利店在租住的公寓北方,学校在便利店北方。

这样想来,无边无底。


难不成要去北极,王俊凯在休息日被南佳子叫去水族馆,经过企鹅馆时打趣想着。

“等初雪那天我们去寺庙吧。”
一旁的南佳子吃着甜筒转来说,王俊凯点点头,想,所以南佳子能算是自己的北方吗。





4.

这场暴风雨比预计推迟了整整一周,它毫无预兆的降临于周二午夜。

倾盆大雨。雨水轰隆的打击声令王俊凯不得不调高几度店内的广播音量,他看眼门外皱了皱眉头,之后给本该来接班的南佳子发去短讯,说这天气自己也不方便回去 干脆连着再加一班 让她别出门了。

“天气太糟,不介意的话下班后可以来我家。”南佳子就住在便利店邻街,王俊凯知道这其中除了关心好意还有不可明说的邀请。

他没想好要怎样回复,虽明白女方从不遮掩的好感,自己也怀着接触看看的意味,但要追究出个结果似乎为时尚早。


“但还是该努力”,心里冒出这句话来。


王俊凯把手机暂放到一边,去收拾即将更换上架的新鲜食品,是新品刺身,他看了眼放在箱子最上方的宣传单,是产地城市的海景,冰天雪地,上面几个大字写着“最北端”。


“现在可以买吗?”
王俊凯正看传单时背后传来声音,他转头去,是个浑身湿透了的男生,拎着把几乎毫无用处的伞。

男生指了指还没摆上架的刺身 又问一遍:“请问这些现在可以买了吗?”

王俊凯一动不动的望着,对方漆黑晶亮的眼 在耳边正声嘶力竭的风雨响中显得格外宁静。
接着他晃了晃手里的传单 问:“你想去北方吗?”




5.

这是王源来到异国的第三个年头,当初带来的家中积蓄早已用完。之后做过些兼职,一周四回,可时间长了多少影响学业,只好辞去。
就此靠着奖学金过活,偶尔在学校的图书馆帮忙,那里提供食宿。

过分普通的家境,过分普通的天赋,王源在今天终于不得不承认 努力并不一定有用。

他还是没有考上申报的研究院,近日的面试也一再落选,老家的父亲在电话那头抽了几口烟讲:“回家吧 我让你妈煮你爱吃的鱼”。


想起离开那年的一意孤行,没多少后悔,只剩一点不甘和说不尽的抱歉。


而在这天的更早时候,房门被隔壁男生敲响,对方是他来此念书后认识的朋友,是挚友,也是暗自喜欢着的人。

男生不像窗外的阴云密布,他笑的阳光灿烂,抓着王源肩膀 语气激动的讲:“她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浓重的乌云掩掉最后一线光,惊来雷响。


王源手里捏着刚拆封的大小落榜通知,说了句恭喜,他笑不起来,只深呼口气讲道:“我喜欢你”。

糟糕的天气,糟糕的时机,反正不会有比今天更糟糕的日子。

王源能清晰感觉到肩膀上瞬间卸走的力气,男生顿了顿,抱歉的摸摸后脑勺回答:“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大概是这整天里最好听的话,不是明确的“我不喜欢男人”,也不是“我不喜欢你”,王源松了口气般总算能扯起些嘴角,讲:“总之 恭喜你了”。





6.

风雨持续了三天之久,断断续续的,到一周后才真正安定下来。

王源在晚上十二点走进便利店,只背个书包,他从货架拿了盒刺身再一瓶水 去结账。

“都要出发了,刺身去那边吃”,王俊凯笑着把刺身放回架子,又换了杯热咖啡塞进王源手里,说:“请你的,我还有半小时下班,别睡着了啊”。

王源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你叫什么?”。而对方只忽然换了中文讲:“王俊凯,你呢?”

王源顿了顿,太久没听到这熟悉语调,莫名有些紧张的清了清嗓子讲:“啊 我叫王源”。



下班前的最后半小时,店里无人光顾。王俊凯走到落地窗边,在王源右侧坐下,接着递去张车票,问:“干嘛一定要夜班车 多累啊”。
王源耸耸肩说:“因为便宜”。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但没涉及太多现实问题,是学生还是上班族 年龄 老家在哪里 兴趣爱好,全没谈起。
在王俊凯看来,王源像是个午夜来访的神秘友人,从雨里降落,清澈的安静的,能保持这微妙距离感或许更好。而在王源眼里,不过是一场因心事郁郁荒谬应下的逃避,身边人是谁都一样,他想做件能分心的事,也需要点陪伴。


待南佳子来接班时,王俊凯已换好衣服,他怕赶不上车,只匆匆交接几句 顾不上女生“你要出远门吗”的询问。
他敷衍的答了两声,之后跨出玻璃门,一把拉起在外等候的王源,飞快跑起来。

“要来不及了!”
王俊凯抓着对方的胳膊,大声喊道。


他要去北方了。

南佳子与那间不曾打烊的便利店在他身后一点点缩小直至消失不见,全都成了南边。





7.

要去到最北端的城市需要耗上一两天的功夫,铁路只能将他们送达某个中转站,再之后就得靠各路巴士换转。

不同于暴风雨,北方已下了雪。搭上第一趟巴士时四周已满目白色,不见一点绿。

王俊凯没见过这番景,靠着窗户好奇打量,忍不住转头问:“你见过雪吗?这么大的雪”。
王源倒是一副淡然,点头讲:“见过”。

看对方迟迟没收回羡慕神色,王源忍不住笑起来,吐槽说:“有那么夸张吗”

王俊凯也跟着笑笑,接着换了个尽量舒服的坐姿,脑袋靠在椅背,看车厢前头悬下的屏幕正播放部几十年前的老电影。
惊天的浪,成片的雪,木屋的女主人拾回木柴,点起炉火,再搁上壶茶水。

“你为什么去北方?”,王俊凯没转头,轻声问。而一旁的王源此时已陷入睡梦,悄无声响,像窗外沉甸又连绵的云。





8.

因为北面大雪的关系,路程在中途停了两日。所有因山道暂封而被迫停运的汽车整齐停靠在临近停车场,王源与王俊凯则住在一旁旅馆。

已是近无人烟的地方,王源看楼底下毫无动静的车站,问:“我们到哪儿了?”
正坐在房间看电视的王俊凯回答:“不知道,去那儿的巴士只有这一班,等它要走了我们上车就行”。


“如果顺利的话,巴士再开半天就能看见海了”,晚上两人去餐厅吃饭时,王俊凯忽然说道。
王源点头,想自己倒没见过真正的海,竟有点期待,正想对此说些什么 手边电话忽然震动起来。

两三下,便断了。

王源瞥了眼是挚友打来,接着屏幕显示不少未接电话。
那些短讯他都看了,起初是平常口气的寒暄打趣,过几天成了稍有着急的询问,而到昨天 字里行间全是抱歉。

他不想要抱歉,那不断重复的对不起扎进他皮肉里,隐隐如刺。也没法像个没事人般隔天就重回好友关系,这是感情,来去都需时间积酿。

而这几日他搭着各班列车,发觉即使写着终点站的地方,以为前方不可能再生出条路的地方,大多时候也不过是某趟远程的暂靠。


“等到了那里,你要做什么?”王源吃下最后一口米饭,抬头问。
这回轮到对方耸耸肩,不以为然的答道:“我只是想看看北方 到底什么样子”。

“就为了看一眼 这样大费周折?”
“恩,就为了看一眼”





9.

像车站贴出的告示那样,道路在两天后的清晨恢复畅通。又经历十几小时车程,两人总算抵达那宣传单上标注的城市。

是深夜里,四处找了许久也没见旅馆,偶有些民宿亮着灯,可大门外都挂着客满的木牌。这样的天气可没法在外过夜,于是一路走回下车地点,到一旁作等候室用的木屋歇脚。


“看来今晚要在这过夜”
王俊凯从背包扯出两个睡袋,想幸好准备齐全。

小城比想象的还要冷清,王源拿了一册站内的宣传本 钻进睡袋看,才知道这地方靠渔业为生,住户也多为上了年纪的人。
宣传册的最后几页是城郊景点,有片漫山花田 十分好看。

“应该春天来的”,王源嘟囔道。
“但没有雪的北方就没意思了”,坐在一旁的王俊凯笑笑说。


王源看他满是新鲜 没一点睡意,干脆放下册子 聊起天来。


“你以前没见过雪?一次也没有?”王源实在不敢相信,重复着问。
“没有”,王俊凯摇头:“我住的地方只有夏天”。

“啊 真正的南方”

两人相视笑笑,又转头去看屋外。睡袋摆在正对屋门的位置,他们靠坐在墙根,一抬头便能见到被玻璃门框成幅画的海。


今夜的海意外平静,不知因暴雪过境 还是即将来临。


“去游泳吗?”过了小会,王俊凯忽然来了兴致提议。
“这种天气?!”王源不可思议的看他,下意识裹了裹睡袋。

“你不去,我可去啦”

待王源回过神来,王俊凯已起身褪去衣裤,对方站在门前深呼吸几下算是给自己加油鼓劲,接着一把拉开屋门,喊着“王源儿 我走啦!”。


冬季冷冽的风在一瞬间冲闯进来,王源感觉鼻尖在下一秒就变得冰凉,而眼前男孩正奔跑着闯进画里,一点点接近海蓝色的线,最后在眨眼间消失于黑暗里。


仿佛被吸附,被吞没,被毫无预兆的降临,又被不说一声的带走。


王源忽然浮想起对方在便利店拿着宣传单转身来的模样,他顾不得起身时被慌张打翻的夜灯和缠住腿脚的睡袋,他跌跌撞撞的冲出屋子,用尽力气朝男生消失的方向跑去。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耳膜被呼啸风声阻碍 隐隐生痛,听不见打浪声。
屋外空无一人。海连着天 嵌入地,也笼住所有光,漆黑一片。



王源奔跑着,在双脚陷入沙岸的那一刻想起很多事。
比如远在大洋另端的父母,父亲生茧的手心,母亲满是皱纹的脸;也想起初来乍到时四处寻找便宜住处,接着某天隔壁座的男生凑近说“找房子吗 不如我们一起吧”。

他想起日夜苦读页脚都残了边的课本,想起分数好看的试卷和总没法顺利通过的面试。

他想起在图书馆兼职的周末,一道住的男生已成挚友,带着便当盒来 在面前晃了晃说“刚才我回家吃饭 给你打包了鱼”。

想起

“你这科不太会吗 我教你”
“附近新开了中餐馆 带我去吧 我请客”
“逛街看到件衬衣 特别适合你”
“周末去我家吧 我的妈妈说想见见你”
“毕业后会回去吗 如果你一直待在这就好了”

“知道文学系的那个姑娘吗 长发 眉眼弯弯的那一个”
“希望能和她搭上话”
“会答应我的邀请吗”

以及

“我鼓起勇气 向她告白了”
“她好像也喜欢我”



沙石划破脚掌,步伐开始沉甸,因大力呼吸胸口变得酸刺,王源不停在海岸边来回寻找,始终不见人影。

“王俊凯!”
他声嘶力竭的喊,没有回音。

“王俊凯!”
你在哪里。

如果全是幻觉,也一并带走我吧。

“王俊凯”
他用尽最后力气,终于跪坐下,从呜咽到嚎啕大哭,海浪愈发喧闹,掩盖他突兀哭喊。



接着一切都归为宁静,风也好海也罢,连同那刺骨寒冷和枯竭眼泪被一同环进温热怀抱里。对方湿透的皮肤贴上他衣衫,海水从发梢一点点跌落与眼泪交汇,王俊凯冻的瑟瑟发抖,咧着嘴笑说:“王源儿 我冷死了”。

时间被按下暂停键,然后王源伸出双臂紧紧拥住这冰凉身体,像要把所剩温暖全部传递去。


“王源儿 哭什么啊”
对方的掌心正轻抚他背脊,满是力量。



你为什么去北方?
因为是你回过身,一眼便发觉了我。





10.

隔天的小城再次飘起雪,从清晨起。这一回它温和降落,不声不响。

王源醒来时隔壁的睡袋已整理好,王俊凯递来热牛奶和面包,笑说“跑了半小时才买到,这里真的什么都没有”。

两人出发去找宣传单上的地点,一路只遇到屈指可数的人,东转西绕 总算抵达。


它太不起眼了,若不是路人指点,他们必定错过。不过是个小到只能容下两人的展望台,悬在岸边,几米外立着快巨大石头,多少滑稽的刻着“最北端”。

“我们到了?”
“我猜 我们到了。”


王源有些没反应过来的站在原地,王俊凯则兴致勃勃的翻出相机,说道:“我给你拍张照片吧”。
见对方毫无动作,又推推他肩膀讲:“去吧 站到‘最北端’。”


白雪,大海,蓝天。画面被平整划成三份,右侧是男孩靠在展望台边的背影。

王俊凯对着取景器迟迟未按下快门,脑袋里胡乱想着,原来这就是北方。





0.

“接下来 你会去哪里?”
“回家”
“在哪儿?”
“北方,我生活在北方。”

“那么你呢?”
“我还是那样”


想要努力的 去北方。











【完】


评论 ( 30 )
热度 ( 403 )
  1. 笑朗书笙亦悠悠泛息补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学习的小追

© 泛息补给 | Powered by LOFTER